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山的那边 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山的那边 1-5
 第一章 毕业  六月的榆城像一个桑拿房,四周都是热气缭绕,让人昏昏沈沈。连堵在路上的车辆发出的喇叭声也是有气无力的。  G大的校门口停满了出租车,司机们争相下车揽客,场面一度很和谐。  「姑娘,去哪儿?坐我的车!」  「小伙子,上我的车!」  像极了盛唐时期某院门口吆喝的:「大人公子快进来瞧瞧!」  ……  当然,这两个画面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刚刚走出校门的一个女学生并没有理会司机大叔的热情招呼,而是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麽。  女孩的头发属于典型的黑长直,不加任何修饰,直接披在肩后。火辣辣的太阳打在黑发上,看着就很热,但是她好像并不在意。她的脸本来就不大,有头发遮着,好像比一个巴掌还要小。  但是女孩的容貌却不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丽。眼睛不大,两弯远山眉反而让她看起来有点清汤寡水。除了嘴上的那一抹殷红,还真没什麽吸人眼球的地方。  宋雨晴有些头疼,她正在琢磨一件事,刚刚拿毕业证的时候,旁边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跟自己一个专业的,她完全没有印象……  可是人家突然邀请她参加什麽「系联谊会」。这都毕业了,还联谊个什麽劲……  她其实是不想去的,但是对于一个刚刚毕业没有工作而又缺钱花的单身女青年来说,多参加几场联谊会也不是什麽坏事。  万一这里面有哪家的富二代正好来找女朋友,保不齐自己还能掐个尖儿。  一想到这儿,宋雨晴的精神头就上来了。得去啊,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说走就走,她立刻迈开腿,準备先回家好好收拾收拾,画个精致的妆。  「雨晴!你去哪儿啊!」  说话的是苗苗——宋雨晴的室友兼好闺蜜。因为都是榆城人,她俩平时在一起玩的时间会更多一些。外地的室友放假回家就见不到面了,可是她们还可以相约一起逛街、喝奶茶。  但是苗苗和宋雨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如果说宋雨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那麽苗苗就是一朵出水的芙蓉。  一个喜欢交际但浑身带刺;一个单纯清新但略带妩媚。  「晚上有个联谊,去不去?」  宋雨晴很想拉着苗苗一起去,可是她好像天生就很排斥这种场合,不出意外的话,这次也还是一样。               果然——  「我就不去了吧,你晚上早点回家。」苗苗用手摸了摸鼻子,不敢看她。  挑眉,摊手,宋氏无奈。她就知道!  「那行吧,你怎麽回家?」  「我哥来接我。」苗苗偷偷看了看宋雨晴,观察她的表情。  「你哥?我……我先走了啊!」  宋雨晴一下子夹起了尾巴,她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看着宋雨晴像逃离案发现场一样急切地离开,苗苗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要说她这个好闺蜜和她哥哥呀,那还真是缘分不浅……  「苗苗!」  就在她浮想联翩的时候,有人在远处喊她。不是她哥还有谁?  「哥——」  其实他们并不是亲兄妹,而是异父异母。齐子程的爸爸和苗苗的爸爸是战友,出任务的时候因为保护苗苗爸爸,齐子程的爸爸牺牲了。后来苗苗家就收养了齐子程,他们也就做起了兄妹。  但是苗苗和齐子程的感情却比亲生兄妹还好,说出来别人都不信,齐子程经常因为去接他这个妹妹,放了约好的美女鸽子。  「赶紧上车,带你去吃好吃的!」  这次也一样,刚刚走的时候对面的美女差点就要把面前的红酒泼到他脸上,还好他跑得快。  「哎,你没有参加典礼啊?那你的毕业证怎麽拿?」  「让刘飞洋帮我拿了。」齐子程不以为然,他最讨厌这种一本正经的场合了。  「噢……你猜我刚刚跟谁在一块儿?」苗苗决定逗一下齐子程。  「谁呀?」齐子程边打方向盘掉头边问。  「宋雨晴!」  齐子程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苗苗见目的达到,捂着嘴笑个不停。  「回家!不去吃好吃的了!」  「别呀哥,我错了还不行!走吧,我想吃东街的那家牛排好久了……」苗苗立刻撒娇,她的撒娇向来是对付齐子程最好的武器。  果然,车子乖乖朝东街驶去。  宋雨晴回到家后有一瞬的失落。苍白的墻壁围着一处四方小间,女孩的衣柜占了很大的一处地方。没有太多的修饰,一张床就几乎铺满了地板。她也不太会做饭,所以电磁炉旁边堆着很多泡面盒子,方便又省事。  比起其他人一回到家就有亲人等着,热饭热菜端着,她的家里确实显得冷清了些。  与其说是家,还不如说是一个没有一丝人情味的屋子。  宋雨晴拍拍自己的脸,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这麽多年,早都习惯了,还在这儿怅惘什麽呢?  拿出化妆包,翻开镜子,她看到自己年轻的面孔。她真的很年轻,二十三岁的年纪,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  宋雨晴一直想买一个化妆台,可是她平时兼职赚到的钱除了供自己上学,剩一点儿还得从牙缝里省出来买化妆品。而且,她这个小屋子,也放不下一个化妆台了。  她的化妆技术很流利,大概是因为在KTV做兼职经常化妆的缘故。用粉刷沾着粉饼,先在空气中抖两下,再上脸。  睫毛要呈「Z」字型刷,这样不会苍蝇腿。  ……  这些繁琐的小技巧宋雨晴早已烂熟于心,甚至随手一笔都不会出错。  很快,镜子里的女孩变得妖艳妩媚,成熟了,也性感了。  她很喜欢化了妆后的自己,可以全副武装,把所有的脆弱包裹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  不化妆的宋雨晴实在没什麽亮点,非要说的话就是腿挺长、皮肤挺白。至于脸嘛,属于放在人堆里不会被发现的那种。  她今天选择了一条暗红色的长裙,这条裙子还是她参加苗苗二十岁生日宴会的时候血拼到的。姐妹的面子得给呀,这裙子可是她所有衣服里最贵的。  宋雨晴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今晚会遇到特别的人。这种感觉很奇怪,让她既期待又紧张。每次去参加这种联谊会,她都会有这种感觉。但是遇到的往往都是大腹便便一脸猥琐的油腻大叔,或者吊儿郎当趾高气昂的毛头小子。  可是今天这个联谊会去的都是大学生,应该不存在上面的那些奇葩吧……  怀着这份期待,宋雨晴提着自己的高仿小羊皮包包走出了门。.               第二章  联谊  傍晚的榆城美得不像话。天空像一匹刚刚织好的蓝色锦缎,星星和月亮加以点缀,清晰可见,温柔而又迷人。无数男男女女纷纷奔向自己喜欢的场所,享受着这座城市令人无法自拔的夜生活。  联谊会定在城东滨海路上的一个KTV,据说组织者是系学生会会长,既然是学生会会长,肯定来的人数量多质量好。宋雨晴心里还挺高兴,起码自己也算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了。今天那个女孩也说了,这个联谊会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  如果此刻你在这附近,就会看到一个身穿红裙的窈窕女子披着满天的星辰踏进了她面前的大门。她一定是带着某种希望,脚步轻盈,可以把高跟鞋穿得像平底鞋一样。  刚一走进包间,宋雨晴就收到了很多目光。她喜欢这种感觉,谈不上万众瞩目,但好歹也算是吸人眼球了。  这个妆也算没白画,看别人反应就知道了。  包间很大,好像是专门为这种联谊会準备的一样,这麽多人都不觉得挤。  「Hello美女,你一个人吗?」  一个烫着大卷的黄头发男生第一个过来跟她搭讪,宋雨晴根本看不上这种男生,太过浮夸,而且有些自以为是。  「是的。」不鹹不淡的回答,冷漠得刚刚到位,又不至于太没礼貌。  「跟我坐那边吧!我也是一个人。」  这句话刚说完旁边就有人起哄:「呦!呜——」  宋雨晴很不喜欢这样,被一个毛头小子拦着,想赶紧走开,旁边又有这麽多起哄的拦着。  正当她憋火想要爆发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身旁。  「不好意思,我跟她一起来的。」  同样礼貌的语气,但更多的是不容置疑的拒绝与占领。  宋雨晴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他并没有看自己,而是死死地盯着那个黄头发男生,直到对方翻着白眼离开才把眼神落在她身上。  男生熟悉的目光就这样投入进她眼底。其实他还挺帅的,这一点宋雨晴从来都不曾怀疑。他的眼睛是属于单眼皮里好看的那种,只要他看着她,就有数不尽的深情化开在空气里。  「你怎麽在这儿?」回过神来的宋雨晴第一反应就是质疑,她可不记得这个人还和她们系的学生会长认识,怎麽也出现在了这里。  「齐子程告诉我的。」男生一脸无辜,把锅甩的一干二凈。               齐子程——  这个家伙,怎麽这麽记仇呢!还把他弄来给她添堵。等会儿——齐子程又是怎麽知道她要来联谊会的,还知道地点?绝对不可能是苗苗说的,而且苗苗只知道她来联谊,不知道在哪儿联谊呀……  「那个……他也在这儿,他说他在门口看见你了。让我来……」男生支支吾吾,其实谁都能听出来,齐子程是报信的不假,他自己要来也是真的。  「他让你来你就来啊!」宋雨晴撇开他,自己一个人往角落的沙发上走去。  这个刘飞洋还真是够让人头疼的,虽然自己一直单身,但他这种男生实在不是她的菜啊。  可是她又确实挺享受这种被人追的感觉,也就一直没有明确的拒绝过他。看来是太放纵他了,这种场合居然也要跟着来。  还有那个齐子程,不就是当初答应了他的追求三天后就分手了嘛,至于这麽耿耿于怀嘛!自从跟他分了手,他就到处扬言她是渣女,还动不动就发小短信谴责她。  说来也奇怪,刘飞洋明明是齐子程的好朋友,怎麽还会喜欢她呢?而且这齐子程还很「热心」的帮助他,总是给他出一些馊主意,成心给她添堵。  「你别生气啊。」刘飞洋不死心地跟了上来。  刘飞洋和齐子程不一样,他总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宋雨晴的拳头像打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无趣得很。  「我不生气,这是联谊会,你快去看看有没有漂亮姑娘吧!」宋雨晴想赶紧支开他,她还急着去掐尖儿呢!  「我不去。」刘飞洋还是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样子,宋雨晴怎麽说他都不走。  这下可好,本来想着借这个机会交个朋友,可身边跟着这麽一个铁面雕塑,谁还愿意过来跟她搭讪啊,计划全泡汤了。  「求求你了,你不能去找齐子程玩儿吗?」宋雨晴都想给他下跪了,这个人怎麽这麽轴啊。  「这里面一看就没什麽正经人,走吧。」刘飞洋还在试图带走她。  宋雨晴坚定地摇了摇头,她才不走呢!这精致的妆,昂贵的裙子,总不能白来一趟吧。  「你为什麽非要联谊啊?」他心里很不开心,虽然自己不是她的男朋友,可是他喜欢女孩子来这种地方参加这种聚会,他做不到袖手旁观。  刘飞洋心里很清楚,宋雨晴看不上他。但他就是为她着了魔,根本放不下。他也知道,她一直不拒绝他就是把他当做备胎一样,甚至还不如备胎。她可能只是享受这个过程而已。  可是他就是喜欢她,如果非要说个理由,那就是命中注定吧,他以前从不相信命中注定,可是遇见她,他才知道什麽是不能自已。  「管得着吗你!」  意料之中的回答,宋雨晴从来都是这样的,没有跟他说过「你别追我了」之类的话,但一直都是不接受的态度。  包间里的人个个端着酒杯四处周旋,寻觅自己的「猎物」。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法则,找到自己喜欢的,而不是喜欢自己的。所以一拍即合的人很少,甚至没有。  宋雨晴很想站起来去寻找一下自己喜欢的,可是她一站起来,刘飞洋就跟着也站起来。毫无疑问,如果她再向前走一步,他也会跟着走的。  这个时候的宋雨晴一点都不喜欢刘飞洋,起码她是这麽认为的。而且她眼中的刘飞洋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跟她一样,没有经济来源。她中意的人不会是他这样的人,起码,不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