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神临之祸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神临之祸
第一章:神临  「与目光空洞的公主共舞!  女王的哀诉是暗淡的喜悦,所以唱吧!  在彻底的终结中国王现身  在他那腐朽的光辉中。」  1843年5月伦敦一个无月之夜,仿佛一切都被这无边的黑暗吞噬了,橙黄色的煤气路灯,发着暗淡的光芒,只能勉强地照亮灯罩下的一点点範围,根本无力穿透无边的大雾。  在伦敦西区的一条小巷子里,有一位绅士带着他的宠物慢慢地向前方走去。这位男士带着深黑色的礼帽,穿着笔挺到黑色西服,一个圆圆,一个黑色的单边眼镜挂在右眼上。右手牵着宠物,左手拄着精美的的手杖,顶端有一个黄金制成的印记,中间是一颗黑曜石的原点,四周三条金线像玫瑰花一样分开。他们慢慢的朝巷子最深处的一扇巨大的铁门走去。  铁门上没有任何可以抓拽的地方,只有在眼睛的位置,有一个狭小的长方形只能从内侧打开的小窗户。男子走到门前叩了叩,铁门发出了沈重而又诡异的声音。随后刷拉的一下门上的小铁窗被拉开了,一双充满了血丝的双眼,从门后猛然地窥视出来。  随后一个沈闷的男声响起:「塔在哪里?」  男人用右手轻轻的压了压帽子,淡淡地说道:「高塔隐藏在升起的月亮之后。」  门后不耐烦地说:「回家去!」  门外的男人则略显忧伤的答到:「尖塔在月亮后升起,不是吗?我们没有自己的家可回了。」  随着话音,铁门上的小窗刷的一下关上,紧接着传来了一阵阵令人倒牙的的刺耳金属摩擦的声音,禁闭的铁门打开了只能通过一个人的宽度。门外的男人将礼帽摘了下来,放在胸前,朝着门内轻轻地鞠了一躬,进入门内。门内的壮汉则将手放在胸前捶了两下以示敬意。  门廊墻壁上的点着几个精美的烛台,明亮的橙光照亮了进入门内的绅士和他的宠物,他猛地向前拽了一下右手的链子,身后的宠物吃痛发出了呜呜的人声,守卫赫然发现他牵着的并不是什麽动物,而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  她的双臂和双腿被紧紧的束住,只能以手肘和膝盖着地,上面沾满了泥土。齐腰的金发束成了马尾甩在了脖子的一侧,辫子的尾部已然被泥土和灰尘覆盖。女人美丽双乳自然的下垂,一个乳头上能看到闪着银光的乳环,另一个乳头竟然被摘除掉了!壮汉将火把向前探了探照亮了女人,她的脖子上有一个精致的银质项圈,项圈朝向前面的一侧上刻着 Slave的字符,后面则连着绅士手上的长链。女孩的嘴被一个小臂粗细的圆球物体塞住,口塞的两端有两条皮带绕到脑后,一个黄金的大口将两条扣在一起,把它牢牢的固定住。女孩碧绿色的眼睛里则看不到一丝的痛苦,全是快乐和索求。  壮汉守卫看着那美丽的身体不禁咽了下口水。绅士轻笑了一下,并把手中的链子交给了守卫:「把她带到欢愉之源,她今晚就是你的了。」守卫接过铁链兴奋地感谢了他,粗暴的拽着女孩消失在门廊左侧的一扇门内。  绅士整理了一下上衣,轻轻地摇了摇放在门廊一侧桌子上的铜铃,一阵清脆的响声过后,一位中年男管家出现在面前,他干练的接过手杖,并把客人脱下的外套搭在左臂,左手抚胸,深深地鞠躬道:「您好,尊贵的主人,请随我来。」随后管家在前方带领着,穿过了门廊,一座富丽堂皇的客厅出现在眼前。两人并未停留,穿过客厅右侧打开的木门,一个长长的明显要比周围建筑古老许多的通道出现在眼前,看不出是什麽材质的阶梯在墻壁上的火把照耀下闪烁着奇异的黝黑的色彩。  管家在第一节台阶前停下脚步侧身让过身后的男人:「愿我主早日降临,我等在此守候。」男子微微点头,迈步走下台阶。阶梯不断的向下延伸无穷无尽,仿佛一直顺着阶梯就能穿过那熊熊烈焰到达当丁描述过的地狱的最底层。而每过一段距离,墻壁上就会有一个诡异的石像,主像是一个伟岸的男人,他披着简陋的布料双臂张开,巨大的兜帽则完全将脸遮住,本应是双脚的地方,则伸出了无数的触手,每一根触手底下都踩着一对正在交合的男女,石像上有的男人正噬咬女人的乳房,有的正将鸡巴插入阴道,小嘴,肛门,甚至耳朵。而女人无一例外的脸上只有癡呆欢愉之色。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的空间突然变得巨大起来,一座教堂突兀的出现在这本不应该它所在的地底,教堂大抵上是罗曼建筑风格,但一些细微的地方能看出希腊,克里特,迈锡尼甚至远在文明出现之前黑暗混沌的痕迹。  教堂门口一个金发的年轻人依靠在墻上无聊的用大拇指将一枚金币抛来抛去,擡眼看到向教堂走来的男人,脸上不耐烦地表情瞬间消失了,他金币收起来微笑着打招呼:  「泰尔你可来啦。好不容易找的了主的载体,这次如果能成功,祂就能真正的降临人间,可不能缺席啊。」  泰尔欠了欠身回答道:「比克利你放心这样的场合我是绝不会缺席的,只不过今天带了个废品过来所以有些慢」  「哦?这次是哪家的大小姐啊?」比克利饶有兴趣的问道。  「只是个一般的货色,据说她是美第奇家族的没落贵族,是赫赫有名的洛伦佐·皮埃罗·美第奇一支,然而这位小姐小的时候家族就已经衰落了空有贵族头衔,她的母亲靠给其他贵族当情妇来勉强维持生活,她14岁的时候就被翡冷翠的一个银行家破了处,据说卖了个好价钱呢。」  比克利:「哦?那你是怎麽把她带过来的呢?」  「我的一个奴僕渣甸商行的那个威廉,他在去翡冷翠贩运鸦片的时候掳来的,随后为了钱我骗说这是适合的母体进献给我,你知道这母狗早就被人操得失去了灵性,一打眼就能看出来,根本不能用。」  「你是怎麽惩罚他的?」比克利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的脸。  泰尔叹了口气「我只好在派人隐身到威廉渣甸的卧室,在他操情妇的快要射精的时候,捏爆了他的睪丸,掐死了情妇,然后将他双眼挖出缝合到阴囊里,并专门派了一个手下逼迫他24小时不间断的操那具尸体,一旦停下来就会用烧红的铁棒捅他的屁眼。」  泰尔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不愿意看着这种事发生。但是!」他突然提高了音量郑重的道:「主的威严决不能受损,主的光芒决不能受到亵渎,主的降临决不能有差错!」  比克利寒了一下赶忙转移了话题「这次的母体应该没问题,她是……」他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阵沈闷的钟声从教堂上方响起。「仪式看来準备好了,咱们进去吧。」比克利整理了下衣服一转身推开了教堂的大门,泰尔也随着他走了进去。  教堂内高高的穹顶正下方有一个以融化的白银画成的魔法阵,魔法阵里躺着一个昏迷的赤身裸体男子,一个红发美女骑在他的鸡巴上不断上下运动着,在魔法阵的正北和正东已经站好了两个人,他们朝比克利和泰尔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也还以微笑,随后站到了法阵的正南,正北,四个人共同将双手身向前方,口中念起了咒语:」  Before god,raffaello主身前,拉斐尔  Behand god gabriel主身后,加百列  To god left auriel主左侧,奥利尔  To god right michael主右侧,米迦勒  ……」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伦敦东区,一间闺房里有一位赤身裸体的女孩,她身材苗条而匀称,皮肤既不像长时间见不到阳光的那些贵族苍白毫无血色,亦不像整天泡在工厂里的那些纺织女工粗糙而没有光泽,如小麦般显得健康而有活力,胸前的双乳盈盈可握微微下倾,大小恰到好处,如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齐腰的长发配合着娇好的面容,就好像在那海中诞生的维纳斯一般。  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她忧愁的在镜前踟蹰一会又将梳妆台上的那本书拿起来看了一下,最后下定了决心,站在之前画好的倒五芒星里,念动了几乎是同样的咒语:  「主身前拉斐尔;主身后加百列;主左侧奥利尔;主右侧米迦勒;吾召唤掌管土、气、水、火,和以太的权天使,请你们找回我的哥哥:霍华德·菲利普·伦道夫,他是一名警察,为了我,为了伦道夫家族,为了伦敦市的所有人拼命的工作,他不应该落得失蹤的下场,我艾什莉·菲利普·伦道夫愿意将的灵魂和肉体献祭给您。唯一的请求就是请您一定要把我的哥哥带回来。」  艾什莉念完了咒语,五芒星阵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素描画像,上面是一个长的和她有些像的帅气小伙,那人赫然就是那个教堂里仪式上的男人。他将素描画像的一角点燃,放在了五芒星的正上方。光芒随之暗淡下去,艾什莉十指交叉又祷告了一遍,叹了口气,穿上睡衣擦掉了倒五芒星并将地上的仪式用的东西收拾了起来。她躺在床上望着屋顶出神不禁感叹到命运的不公。  伦道夫家族曾经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贵族,他们的祖先卡特·霍华德·伦道夫在十字军东征的时候立下了赫赫的战功,积累了巨大的财富。然而家族的后代好像受到了诅咒一般,许多人都疯掉或者失蹤了。家族也就逐渐衰落了下来,随着家族的衰落,仿佛诅咒也逐渐的变轻,这反倒是让伦道夫家族的人感到欣慰。然而随着蒸汽时代的到来,伦道夫家和大部分小贵族一样逐渐失去了手中的权利和财富。可惜的是艾什莉兄妹的父母,并没能逃脱伦道夫家族的诅咒,在他们俩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只留下了一位不离不弃的老管家,以及一个巨大的破败的世代继承的庄园。  霍华德知道老管家竭尽全力犹如自己的子女一般照顾着他们兄妹俩,但他也明白,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再维持他们的庄园了。在他18岁,她的妹妹14岁的时候,他下定决心将这个庄园卖给了一个暴富的银行家。他和妹妹搬到了东城区的一个小房子里。霍华德凭借他良好的身体素质,考入了警察学院,最后成为了苏格兰场兇杀及重案调查部的一名见习警员。而妹妹也一直在医学院学习,準备毕业后做一名护士。随着日子一过去,本来不太富裕的生活也逐渐走上了正轨。  然而就在三天前,霍华德因为调查一个系列人口贩卖犯罪失蹤了!虽然哥哥警察朋友一再安慰她,无论如何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霍华德。但也这让艾什莉焦虑不已,她只好疾病乱投医,念动了小时候在老宅里发现的古书上的这个咒语。她担心着兄长的安危,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渐渐地沈入了睡梦中。  在地下教堂里仪式依然继续着,四个人同时念动咒语,声音越来越大,法阵中间骑在貌似霍华德身上的女人的喘息声也随着变大。她一边不断地加快上下摇动身体,一边忘我的浪叫。  「啊啊……我要死啦……要死啦……好舒服啊……啊啊……快草死我……草死我啊……好大好舒服啊……快草死我……干死我这个小母狗啊啊……我是只知道发情的母猪……啊啊啊」  女人的身体越来越快,然而在身下没有意识的霍华德的大鸡巴依然坚挺,每一次上下龟头都能狠狠地撞到女人的子宫口上。  随着咒语声音的不断增大,女人一阵阵翻起了白眼,身体后仰抽搐起来。「啊啊……我去啦,我去啦,我要高潮啦,不要……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女人下体猛地一挺,呲的一下白浊的精液混合着尿液喷了出来。  这时怪异而恐怖的一幕发生了,随着高潮的余韵她的双手抓了下胸部,那一对硕大的乳房就像是腐烂了许久的肉块一样,就这麽掉了下来。鲜血嘭的喷了出来,然而她脸上却无意思的痛苦之色,仿佛那身体并不是自己的一般。紧接着,她的脸,四肢躯体都逐渐剥落了下来,变成了一滩烂肉覆盖在霍华德的身上。  霍华德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巨大的鸡巴依然挺立,然后他的嘴突然动了,发出了一种从未在人世间出现过的低沈而又聒噪的呢喃,好像用金属的刀叉不断地剐蹭这陶瓷的盘子。  泰尔感觉头痛不已,想要捂住耳朵但并不管用,仿佛只有死亡才能逃离恐怖的呢喃。他心里暗道不好,从怀里掏出了一粒风干过的乳头,飞速念动咒语:「ουδειζ ορασα με,γαρ εσομαι αοροτοζ,ωζ εξαφισταμαικαρκωσαζ。,τρηχυαι ομιχηλαι,κρυπτει με,και οστιζ αν,διερχονται,εσονται τυφλον。」  此时比克利也发现自己和另外的三个人捂着耳朵的手臂开始腐烂,他甚至能感觉到随着时间推移自己的血液也开始沸腾。紧接着四个人接连嘭嘭的炸开。变成了一探烂肉,教堂里只剩下昏迷的霍华德躺在法阵中间嘴里依旧不断的呢喃。  约翰感觉今天自己撞了大运,他只是一个住在东码头区平民,在这里当守卫也仅仅是看中了比普通工人高出 5倍的,50镑周薪的工资。平时的他看着那些上流社会的老爷们带着情妇或女奴在这里纵欲。他也只能忍耐着胸中不断涌现的欲火,等下班后在白教堂附近叫一个街边妓女,给她一瓶酒的钱将她拉到街边的小巷子里然后狠狠地蹂躏一顿。而今天这位老爷居然直接将自己的女奴赏给了自己!  约翰急不可耐的粗暴着拽着女孩,根本不在乎她被银项圈勒住已经翻起了白眼。他们穿过门廊,来到了欢愉之源。欢愉之源是一个两侧隔着纱幔只有一条路通向前的房间,那些由纱幔隔成的空间里,不断地传出男女缠绵的呻吟声或者各式下贱到不可想象的淫语。  约翰拽着女奴来到了一个空的隔间里坐在了床上,这时女奴终于有了稍稍的喘息时间,趴在原地不断地咳嗽,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抖,紧接着向上一挺身下流出了一滩黄色的液体。「给我过来,婊子!」约翰将她拽离了那滩汙秽,左脚踩着他的脑袋,然后将她嘴里含的口球摘了下来。然后约翰用脚尖擡起她的下巴欣赏着她那漂亮的脸蛋。  女孩哈哈的喘着粗气然后一口叼住约翰的左脚一边吸允,一边断断续续的以一种外国腔调说着:「感谢您,主人。吸溜吸溜……我是一个下贱的外国婊子……嘶溜嘶溜……主人的脚……好好吃……啊啊啊……我是一个主人随便使用的贵族肉便器……求主人将大鸡巴赏给我……大鸡巴主人……」女孩将约翰的左脚每一个脚趾,每一个脚趾缝都舔得干干凈凈。  约翰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一拽女孩嘴里说着「张嘴!」女孩还没来得及说什麽,她嘴里猛地捅进了一根硕大的腥臭的阴茎,那气味就像腐烂的培根肉又在太阳下暴晒了一周。约翰这一捅直接就顶进喉咙里,粗大的龟头摩擦着腭垂,鸡巴上面发出的腥臭气让女孩两眼翻白,一阵阵干呕。约翰丝毫不在意的猛操了一阵,在口腔里来回抽插的鸡巴终于忍不住喷发了,白色的浆液灌了一嘴,顺着食道直接流到胃里。他拔出鸡巴一股精液再次飙出,飞散地散落在女孩的脸上和胸前,留下点点白色的精斑。  他没有停下又用力的向前拽了狗链命令道:「贱婊子,给我把大鸡巴舔干凈!」女孩看眼前刚刚射完软踏踏的粗大鸡巴,上面还沾着男人的精液和口水,尽管阴茎上的味道让她作呕,但还是乖乖的开始用自己粉红的舌头开始在阴茎上下舔起来。她甚至开始向下细致地舔弄那个男人的阴囊,阴囊上满是臭味和尿味,闻起来非常恶心。而她丝毫没有抱怨的神情用舌头把这个男人的阴囊逐渐舔干凈。  约翰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蛋蛋被舔的差不多了,于是将双手叠在脑后仰面躺在床上,拽着女孩脖子上的链子,「贱货母狗,来舔我的屁眼!给我舔干凈!」说完,约翰让自己的臀部盖在女孩的脸上,他分开自己的双腿,将屁眼正好压在她的嘴上,等待着她用舌头舔弄。闻着那个散发着臭气的肛门,身下的女奴没有任何的厌恶情绪,她一边呻吟着把自己的舌头伸向他的屁眼,开始认真舔弄这个守卫深色的、多褶皱的屁眼,她的舌头现在舔起屁眼,反而比刚才舔阴囊还要温柔和勤快。嘴里发出啧啧声音,仿佛在品味着什麽珍馐美味。她将舌头伸进屁眼里不断地舔弄、抽插。弄得约翰感觉快感一波一波的袭来,刚刚射完的鸡巴又重振雄风,挺立起来。  等女奴将屁眼舔干凈,他拽了拽女孩,指着自己粗大挺立的大鸡吧,示意她骑上去。女孩舔了舔嘴唇,爬了过来,两个硕大的乳房擦着约翰的双腿向上而去,她爬起来分开大腿,把自己早已泥泞泛水的阴道对準大鸡吧用力地坐了下去。  可能是用力过猛一下整根鸡巴完全插入她的阴户顶到了子宫壁上,一声的呜咽,她的整个身子像弹弓一样绷紧,整个人向后仰,身体呈弓形,金黄色的长发向后飞扬,闪着银光的乳环上下飞舞,雪白的身子上香汗淋漓。约翰忽然坏笑着将她举起,然后又猛地放下,硕大的鸡巴一下子将子宫壁顶的变形。女孩被操的白眼一翻,就要昏死过去。约翰一巴掌打在她被切掉乳头的奶子上,女孩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瞬间扭曲。  约翰大叫到:「谁让你昏过去的!给老子醒着!我他妈不是那帮装逼的贵族,臭婊子你不让我爽了,我他妈才不在乎你的死活!」约翰一把卡住她的咽喉,将她提了起来,女孩一下子就翻起了白眼,约翰毫不在意的继续又猛地将她放下。反複数十次,突然女孩阴道不断收缩抽搐起来,同时约翰的精液如火山喷发一样射进了她的子宫,她忍不住高叫了一声,随着高潮昏死过去。  没等约翰将鸡巴从阴道里抽出来,周围的幔帐里突然传出了尖叫声,随后一阵阵蓬蓬闷响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紧接着一幅极其诡异的画面呈现在他的眼前,女孩的肚子开始膨胀,眨眼之间就好像怀了8,9个月的胎儿。然而膨胀并没有停止,女孩痛苦的挣扎着。「求求你,救我!救我!快让他停下来,救我啊……」没等她说完,整个人就好像被针扎播的气球一样爆了开来。鲜血淋漓的内脏挂了约翰一身,约翰看着这番情景吓得瘫在床上屎尿横流动弹不得,还没来得及挣扎也嘭的一下爆成了一团碎肉。  此时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就在刚刚在女孩子宫的位置此时出现了一个小婴儿!这个婴儿见风就长,几秒钟就变成了一个身材匀称的青年人,而这个人赫然就是刚刚在地下教堂的泰尔!他左右扭动着脖子,看着眼前的两滩血肉叹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提前做了準备。他知道贸然召唤神明通常不会有什麽好的结果,于是提前将这个烂货安排则这里,用她的子宫作为自己的逃遁道具。然而这一切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居然整个房子所有的人都被被那呢喃声血肉化了,显然这神明的扭曲和恶意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越想越害怕,也不敢在此处多做停留,化作一簇淡淡的黑雾,从窗户的缝隙里飞出向西方飘去。  只过了一小会,呢喃声停止了,随后所有的血肉都蠕动起来,一摊接一摊不断地汇合在一起向着地底的教堂流去,而在教堂法阵里的霍华德不断地吸收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肉。  随着最后一滴的血肉吸收完毕,霍华德睁开了双眼坐来起来。他随后张开双臂,对着空气淡淡地说道:  「你们的愿望达成了。而今,此处就是卡尔克萨,卡尔克萨已经厄临你们所有人。」